只是翻了个糖

翻糖翻身的话还是糖🍬

吴侬软语(六)

·ABO预警

·人物OOC预警

·泰辰新婚快乐


吴侬软语(六)


“没想到啊,你还有这一面啊?”


陈顺吉看向坐在自己旁边靠着自己打游戏的左斌,回想着白天鸡贼鸡贼的人,不禁又笑了起来。


“本来就有这一面,只是你没发现而已。”


左斌迅速的结束游戏,坐了起来,“果然车上不能看手机,眼睛疼。”


陈顺吉默默推了一下挂在鼻梁上的眼镜,又摸了摸自己有点厚的镜片,“你就仗着你眼睛好吧。”


“怎么?羡慕了?”左斌半跪在车座上,把脸凑到陈顺吉面前,挑了一下他...

2019-01-13

吴侬软语(五)

·ABO预警

·人物OOC预警

·这周会双更,下周会停更,下下周不知道...马上就要考试了...

(为什么写的写的就成流水账了?!)


吴侬软语(五)


自从两个人确定了心意并重新调整了关系之后,给旁人看来,反而没有平常亲密了。


张宇辰,范天逸和阮惠铃表示了好奇,但是张宇辰和阮惠铃不敢去问陈顺吉,于是怂恿范天逸去问。


范天逸不怕死的去了。


果然被轰了出来。


看着张宇辰和阮惠铃站在外面笑的抽搐的样子,范天逸此时心里只有“混蛋”两个字,不带...

2019-01-13

吴侬软语(四)

·ABO预警

·有包子,自动避雷

·联盟是狗,不接受反驳


吴侬软语(四)


第二天张宇辰到公司把陈顺吉和左斌解救出来的时候,被办公室里面浓郁的信息素的味道熏了个够呛。


张宇辰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进去的时候只看见左斌躺在陈顺吉怀里睡得正好,陈顺吉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靠在沙发上,一只手费劲的拿着手机,看见张宇辰来了,挥了挥手机表示打招呼。


张宇辰感觉自己的面部肌肉在抽搐。


等张宇辰把自己的面部肌肉调整好之后,看见陈顺吉已经把左斌抱...

2019-01-06

吴侬软语(三)

·我终于写到了两个人的感情线

·人物OOC预警

·小学生文笔

·ABO预警


吴侬软语(三)


左斌病彻底好干净了已经是五天后的事情,在过去三天里,左斌感觉自己除了睡觉就是被叫起来喝粥吃药,然后继续睡。


在这中间左斌的烧又起来一次,还是在半夜,陈顺吉依然是半夜被左斌拱醒的,Omega在生病时候会寻求自己熟悉的信息素靠近,陈顺吉无语地看着左斌,伸手一碰左斌额头就有被吓了一跳,烫的吓人。


有了一次经验的陈顺吉没有再冲到父母房里惊醒父母...

2018-12-30

吴侬软语(二)

·高三真难受啊....什么也看不上.....总决赛还得在学校补课....暖气还坏了....愁.....

·ABO预警

·小学生文笔

·包子会有的,或许快了吧?

·这两天依然是泰辰女孩过年的日子


吴侬软语(二)


夜晚路灯投下的光迅速在左斌脸上划过,看着窗外飞掠过的景色,左斌抬手揉了揉一晚上笑僵了的脸颊。


陈顺吉坐在他旁边划拉着手机,屏幕莹莹的光打在陈顺吉脸上,左斌不禁看的愣了一下神。


陈顺吉似乎是感受到了旁边有些炙热的目光,一抬头就看见左斌看着他发...

2018-12-23

吴侬软语(ABO)

·先婚后爱预警

·ABO世界观预警

·会有包子预警

·即使在没糖的日子里也要好好活着

·小学生文笔


 早晨,左斌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着半熟悉不陌生的房顶一阵恍惚。


伸手去够手机的时候似乎一巴掌呼掉了什么,左斌撑着身子坐起来,把东西捡到手上定睛一看。


红艳艳的本子啊,三个金灿灿的结婚证三个字闪瞎了左斌的眼睛。


  哦,已经结婚了啊。


  左斌挠了挠乱七八糟的头发,看着在床那一头睡着的陈顺吉,又是一阵恍惚。


明...

2018-12-18

故人归

·人物OOC预警

·有私设

·我永远喜欢泰辰

·不喜勿喷


那时候相顾似乎,只一笑都忘忧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青衫薄》


他一个人站在...

2018-11-19

彼得原理(ABO)

彼得原理(ABO)


把恰当的人放在恰当的位置上

——彼得原理


·小学生文笔


·半现实向


·OOC,ABO预警


辰鬼是联盟少有的Omega,为了不被影响太过,所以一直装成一只B。


阿泰是联盟常见的Alpha,但是脑子一下抽筋,所以也一直装成一只B。


阿泰一直以为自己和辰鬼只是兄弟,可以睡一张床的那种兄弟,当然他们也睡过一张床


辰鬼也一直以为他和阿泰只是兄弟,况且阿泰是个B,睡一张不会有什么。


那一夜的辰...

2018-10-04

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

·来自一个已经被学校压榨了一个月的高三狗的深夜段子

·不喜勿喷

·OOC属于我,幸福属于他们

·谢谢
(顶着大热天在学校上课还得穿校服真是无fuck说¯_(ツ)_/¯)

辰鬼和阿泰是在25岁在一起的。

他们在这一年走过很多地方。

他们在漠河的冬天泼水成冰,也在西双版纳的夏天感受着来自热带的暖风,

他们曾漫步于上海的大街之上,感受着城市的繁忙,也曾穿梭于腾冲的小巷之中,回味着历史的沧桑。

辰鬼在30岁那年,选择离开KPL,阿泰在30岁那年,作为教练率领队伍拿到了冠军。

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五年。

在这第一...

2018-09-03
1 / 2

© 只是翻了个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